我今年快三十岁了,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,负责业务。我公司里面有个女商务(就是负责寻找货源,上家的人),刚来的时候就觉得她蛮不错的,长相只能说中上之姿,有点成熟妩媚的味道。屁股大大的,腰挺细,奶子一般,皮肤超级好。据说是刚从四川回来,身高大概有1米65左右,看起来大概二十五、六的样子。??上了几个月的班,互相之间也开始打鬧、开玩笑什么的,有时候还会带点荤的,这个时候才发现她还是蛮开朗的,也有点色色的。但是一则我有自己的女朋友,也不太喜欢吃窝边草,吃了往往太麻烦,或者缠人,或者翻脸,怎么都不好处理,所以一直也沒什么过多的相处。我觉得有些色文里面公司男女一见就干柴烈火的事多少有些不靠谱,什么几天就上床,甚至才见面就发生点什么的。??有一天,我们接到一个大单子,刚好是我负责的,很急,要马上找到合适的材料供应商,所以晚上我和她就留下来加班(公司里面经常加班的,很多时候都是加完了直接睡公司)。??刚开始的时候谁也沒怎么在意,各忙各的事。大概11点多的时候,突然听到楼上(我们公司是二层楼的跃层,而且是在大厦的顶楼)一阵怪异的声音,好像有个人在不停地走来走去。本来我们那大厦就有点邪门,经常都听说鬧鬼什么的,于是在这个时候听到这种声音,两个人的心里都毛毛的。??她很害怕的跑到我桌前,拉拉我的手,指指上面。我也很害怕,但知道她的意思是要我上去看看,作为一个男人,这个时候也不好退缩,沒办法,硬着头皮站起来,走过去。但是因为太紧张了,我也不自觉地拉着她的手,两个人一起慢慢地走上楼去。??楼梯上去有个转角,那有一个小房子是公司的厨房,好像声音就是里面传出来的。我轻轻的推开门,突然一个黑影迎面扑来,她一声怪叫,我也吓得后退,撞在她身上,又绊了一下,两个人就这么摔倒在地上。??我就这么趴在她身上,她可能摔痛了,但是挣扎着擡头想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。我们两个一起转头过去,才发现原来是一块窗帘,旁边挂的一个拖把压着窗帘的一边,刚才袭击我们的就是另外一边。那拖把也不是很重,偶尔被窗帘带起来又敲到墙上,因为我们公司都是木装饰的,包括墙面,就发出了那种类似人走路的「砰砰」的声音。??这个时候我们两个一起笑了起来,随即她先发现我们这个姿势非常的那个,不由得脸红了起来,我还边笑着边转过头对她说:「看我们两个那么大的人了,居然被个拖把吓成这样。」说完我才发现,我完全的压在她双脚之间了,完全就是做爱时候的姿势。我又低头看了看,她今天穿着衬衣,离得那么近,里面的乳房已经可以看见大半了。我的下体差不多有一小半压在她的下部,我还能感觉到她下面暖暖的温度。??「还看?还不快点起来!」她脸红的娇嗔道,我也赶快爬了起来。当她想要站起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脚痛得很厉害,我连忙把她横抱起来,走去公司的休息室(就是我们加班睡觉的地方,是个差不多两室一厅的结构),那里有个急救箱,也有床,可以让她好好的休息着。当时真沒想那么多,但抱着她的时候还是会有点隐隐的期待,好像真会发生什么似的。??到了休息室,我先把她放到女生睡的那边,到客厅找到了急救箱。我问她怎么了?她有点痛苦的说:「腰和大腿有点痛。」我说:「那我给你揉揉。」她这个时候已经回復了平时的神态,有点调戏我的说:「不是想佔我便宜吧?」??我沒理会也沒回答,示意她转过去,我就坐到床边,把她穿的衬衣拉上去一截,只见白皙细嫩的皮肤红肿了一块,我轻轻的压了压,她就痛得呻吟了起来,我说:「好像是摔倒的时候扭到了。」也沒等她表示意见,我就上了药膏,用手对着那肿块又揉又捏起来。??慢慢地她也好过了点,突然,她很小声的说了声:「还有大腿。」我一下子愣了,莫非我的预感还成真了?「那……你是不是该把裤子给脱了?」我问道,她红着脸的说:「我起不来,腰还有点痛呢!」??我慢慢地用一只手把她的腰托了起来,另一只手小心地想解她的裤带,但是怎么也解不开。她突然「嗤」的一声笑了出来,伸手过来自己解开了,把裤子褪下去了一截,我这个时候几乎可以肯定她有点勾引我的意思了。我接过手,把她的裤子脱了,她也沒什么表示。??我看了看,她左边大腿靠膝盖那里有些肿,还有一块破皮了,可能是摔倒的时候压到门口的杂物了。我这时心头开始狂跳,她的下身已经差不多全裸,两条修长的腿在灯光下微微的泛着光。我咽了咽口水,小心的在她的大腿上药。??一切终于搞定了,她突然看着我说道:「我看你裤子都破了,膝盖上也有伤吧!我来帮你看看。」不等我同意,就把我拉到床上坐着。她这个时候只穿着一件衬衣,钮子几乎都开了,下身也只穿一条内裤,趴在我面前好好的看着我。??我一时沒了反应,只管看着她的身体。她笑了笑,示意我把裤子褪掉,我不敢怠慢,赶快把裤子脱下,膝盖上的伤口和破掉的缐边已经被血凝结在一起,我一不小心将血块扯破,血丝就又渗冒出来。??她蹲下去,小心的帮我处理伤口,我就这么坐着,但眼睛一直看着她那晃来晃去的乳房。沒多久,我就有反应了,她就蹲在我脚中间,怎么会不知道?瞄了我一眼,眼睛里面满是笑意。??我一狠心,伸手抓着她的手,她的皮肤很滑很腻,就像绸子一样,她也不禁的一哆嗦。我慢慢地拉着她的手放到我的鸡巴上面,她又是一抖,想要离开,但被我按着。她擡头看了我一眼,手慢慢地开始在我的内裤上摩擦,我不由得轻轻的呻吟了一声。??她慢慢地把我的鸡巴拿了出来,擡起头很有风情的看着我,手开始慢慢地在我的鸡巴上套动着。我仔细地看着她的手,手指甲上还涂着红色的指甲油,心里面是一种慌乱、喜悦、颤抖的快感。??她很温柔的低下头,慢慢地伸出舌头把我的龟头轻轻舔了舔,她的嘴型本来就非常饱满,她慢慢地吻在龟头顶上,然后将它一点一点的含进嘴中。我感觉到幼嫩的龟头肉先是磨过她饱满的嘴唇,紧接着就受到一种骚热的包围,和一条滑腻腻的软肉在阴茎上舔动着,而且还不停止,顶端擦过内壁碰在她喉头深处。??我再也忍不住了,把她抱上床来,成69式造型。她的内裤早已经湿透了,而且是两边繫带子的那种,我一拉带子,脱下内裤,一种骚骚的味道扑鼻而来,不香,但闻着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刺激。??我轻轻的舔了下她的阴唇,她含着我的阴茎也不由得一阵颤慄。我的舌头慢慢地游移,一直到把她的阴蒂含到口中,用嘴唇轻轻的包住那颗小豆子,舌头开始快速地在上面来回舔舐……??还沒有几分钟,她突然激烈地动荡起来,嘴巴也放开了我的阴茎,开始大声地「啊~~啊~~」叫唤,阴道开始喷水,热热的。我还想继续,她却努力地把屁股擡高,好像不愿我再舔弄她。??她翻身起来往我的肚子上一坐,回头很野性的看了我一眼,背对着我就把我的阴茎坐了进去。我从来沒试过那么温暖的阴道,滑腻、热辣,而且里面一圈圈的,好像有一只小手在里面不停地拨弄着龟头。??她慢慢地起伏,不时还回头看我一眼。我睡着只看得见她白腻的屁股上下起伏,不停地吞吐着我的阴茎,这个时候我已经忍不住地开始不停呻吟。??做着做着,她伏下身躯,温柔地把我的脚趾头含了进去。那种感觉你绝对想不到,就好像你的脚趾也变成了性器官,她的嘴巴也是那么湿热,舌头轻轻的拨弄着我的脚趾,我感觉就好像有两根阴茎在一起插她的两个穴一样。??(在此声明,本人沒脚气。而且我们加班一般都会先洗个澡,公司条件还是不错的,我们的拖鞋什么的都会丢一双在公司。)??她开始由上下起伏变成屁股转圈,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。一会,她放开了脚趾,坐直身躯,一只手放在我大腿上、另一只手抓住我的蛋蛋轻轻的拨弄,屁股也开始加速地在我小腹上不停打转。??我感觉到她开始高潮了,一阵热流从她的阴道喷涌而出,我的小腹和她屁股接触的地方都被她的春水涂满了。弹性超好的屁股滑腻腻的在小腹上转圈,那感觉真爽!她的阴道也开始剧烈地收缩,就像一张嘴在我的龟头和阴茎上不停地吸噬,好像要把我整个吃进去一样。我也忍不住了,开始勐顶她的屁股。??这个时候她回头终于说了做爱以来的第一句话:「看我怎么把你吸干!」那表情、那声调,如同在做梦一样,眼睛半睁半闭,里面又透着一丝丝的狂野、骄傲。比她漂亮的美女我也幹过,但这样风骚的还真是第一次见。??我再也忍不住了,只感觉从有生以来最勐烈的一股精华从鸡巴那倾泻而出,一股强烈的快感之后,四肢百骸好像全部都被抽空了一样。我们两个都开始大声地呻吟,这次高潮是我从十六岁懂做爱以来最爽的一次。??她回转过来,轻轻的靠在我身上,拿舌头玩弄着我的乳头,我们就这么搂着睡着了。当然,我上了鬧钟的,要不然被其他同事发现,那就糗大了。??后来过了两天我才知道,在她初见我的时候就有点喜欢上我,而且因为她学的是英语专业,对于性的看法受西方文化影响得比较多,有点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样子;那个时候她和男朋友分手已半年多了,也很需要男人,不过爱情什么的就谈不上了,用她的话说:「你当那晚是一场春梦就得了。」